欢迎来到 东莞市汉克机电科技有限公司,我们是专业的, 主营产品或服务 是, 高压风机, 高压鼓风机, 风刀, 漩涡风机, 不锈钢风刀。 欢迎留言咨询。

行业资讯

公司产品 分类

新闻资讯

热门热销产品

联系我们

有关 " 联系我们 " 的讯息
他一记风刀对着风铃子劈了过去

看到那飞过来的人影,陈未名立刻屏气凝神,做好了战斗准备。他没有朋友,就连冥刀也无法用朋友来定义,每一个出现在眼前的人都可能是敌人,尤其在此时。执行同一个任务的杀手学徒之中,十有**会有剑神的人。等到那人飞到眼前之后,又是让他大吃一惊,那人竟然并没有靠法宝。在修行界,飞行可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,若没有特殊法宝,只有修炼到了空冥期方能练气反虚拥有飞行能力。在这个封仙绝圣的世界,渡劫期是最顶尖的强者,而空冥期则是仅次于渡劫期的豪雄。莫说西海之洲,便是在整个地仙界,空冥期都是相当罕见的强者。若此人是空冥期境界,自己不会有半点逃生的机会。催动破妄存真之眼看仔细后,方才松了口气。尽管对方用了某些手段隐藏了气息,让人感觉不过练气期一重天,可惜瞒不过自己。从对方体内的能量来看,该是在练气期五重天境界。再看向其后背才知道对方使用了特殊的功法,风的力量凝结在一起,化作了一双难以用肉眼看到的翅膀,扑腾之间,让使用者悬于空中。这是一个女子,长的颇为美丽,双眼之中散发着灵秀之气,还有种楚楚可怜之感,很容易就让人生出保护的**。不过陈未名绝不会如此,因为他从对方散发的气息中嗅到了杀手的味道,毫无疑问这必然是一个与自己同一个任务的杀手学徒。看到陈未名,那女子一脸惊喜,掩嘴轻呼道:“咦,行者,你居然真的是和我同一个任务!”

他一记风刀对着风铃子劈了过去

“你认识我?”陈未名皱眉问道。女子点头:“当然,杀了风魔和闪电剑,种子学徒第一百名,上了剑神的诛杀名单。我想,如今不认识你的杀手学徒肯定不多。”陈未名没有否认,而是再问道:“你呢?”女子甜甜一笑:“我叫风铃子,不入流的无名小卒,修炼风之道纹!”陈未名又问道:“你是剑神的人,还是玄公子的人?”风铃子摇了摇头:“无名小卒,他们还不愿意接收我,完成了这次任务若表现不错,也许可以加入他们麾下。”“嗯!”陈未名微笑着点了点头,看似随意,心中警惕却是丝毫没有放松。对方并没有说实话,也不可能说实话。从破妄存真之眼中可看到,对方的确修炼了风之道纹,但同时还修炼了另一种道纹,而且比风之道纹还强。这绝不会是一个无名小卒……陈未名心中暗道,可惜他这一个月只顾修炼了,不曾去打听更多的情报,也根本不知道杀手学徒榜上都有哪五百个人。不过他也不会去问,因为已经可以确定对方是剑神的人。种子学徒榜除了自己和冥刀,不是归属剑神,就是跟随玄公子,若是玄公子的人,没有必要对自己撒谎。

他一记风刀对着风铃子劈了过去

看了一眼风铃子,没有多说,陈未名自顾自朝前方跑去。“嘿,你等等我!”风铃子轻呼一声,就急匆匆的追了过去。“我知道你的,你能杀风魔和闪电剑肯定很强。剑神想杀你,你的敌人肯定会很多。单靠你一个人,你会很难的。”“我们联手吧,我可以帮你。我们先击退其他杀手学徒,再去执行任务。元帅大头归你,我只要两个将军。”陈未名摇头:“杀手第一课:我们都是孤狼!”杀手都是孤狼,独来独往,这是杀手训练的第一课,讲的就是不要信任自己之外的任何人。没有真正的友情,也不会有真正的义气,与其两头狼互相勾心斗角,反而不如独狼更有杀伤力。“狼也是可以合作的!”风铃子说道:“我们之间不靠友情和义气,靠利益。没有你,我不可能杀到任务目标,没有我,你也会困难重重。相比元帅首级那一万功勋和赏金,两个将军不过两千,你损失并不大,或者说你得到的更多。

他一记风刀对着风铃子劈了过去

“很有诱惑力,可……”陈未名微微一笑,正要挑明拒绝,只是心中突然一动,又是说道:“你说的不错,合作也许可以带来更大的利益,但我并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少本事。” “我也有战斗力!”风铃子很不服气的哼了一声,再凝聚风之道纹化出清风在周身环绕。 陈未名摇头:“你这种战斗力毫无意义,若是要搏杀,我自己就足够了。若要合作,给我看到你的价值。” “嗯……”风铃子皱眉,似乎在思索该不该说。 陈未名出言提醒道:“你肯定有不一般的能力,比如说,你是如何找到我的。” 烟云阁并没有规定每个人的行动路线,吴越国境之大难以形容,自己刚到此处,对方就找了过来。若说是巧合,他绝不会相信。 “我自有妙法!”风铃子微微一笑:“这是我的独门绝技,我可以用它来找到你,同样也可以用它来帮你找到我们要找的人,比如剑神的人,又或者是我们的任务目标。” 陈未名摇头:“杀手第七课:耳听为虚眼见为实!你若不能让我看到你的能力,我只能当你碰巧遇到了我。如果没有可让我动心的能力,你的战斗力对我毫无作用,甚至可能是累赘。” 风铃子无奈,只能叹了口气:“好吧,那我让你看看!” 说话之间,手一挥,竟是从虚空之中抓来一团风,无形无体的风在她手中竟是变成了实体一般。 将风抓在手中,细细捏动,再见风铃子说道:“听风之术,我的特殊能力。通过读取风中的信息,我能够知道一千米范围内的任何事情。你前方八百米处有个兔子洞,里面有一窝兔崽子,八只。” 陈未名一动不动,没有任何反应。 “行,杀手第三十二课,绝不轻易因为他人的话而去做试探!”

他一记风刀对着风铃子劈了过去

风铃子耸了耸肩,自己跑了过去,捣鼓片刻和两个30岁女人同时做,见得一阵泥土飞扬后,抓着八只小兔子跑了回来。 落在陈未名身前,笑眯眯的说道:“看,这总相信了吧!” “当然!” 陈未名微微一笑,背在身后的手上凝聚了一个符印,没有捏碎,而是驱散。 话音一落,又是突然出手,一记风刀对着风铃子劈了过去。

陈未名一记风刀劈出,惊的风铃子急速后退。饶是她也防备在心,可没想到对方出手如此果断,顷刻间还是被风刀追上。 不过陈未名的这一刀并不是斩在她身上,而是斩在了她身后的风之翼上。这风之翼防御不高,顷刻便是破碎,让风铃子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。 站稳之后,虽然见陈未名不再攻击,却还是很气恼的问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 “没什么,想试试你的实力而已!”陈未名淡淡一笑:“若你连这一下都躲不过去,那也没有合作的必要。”

他一记风刀对着风铃子劈了过去

“你……”风铃子恼的脸都红了,娇哼一声,跺了跺脚:“算了,本姑娘大人有大量,不与你计较。” 随即又是凝聚风之翼,飞上了天空。她习惯了在空中飞行,脚踏实地反而会让她感觉危机四伏。 陈未名笑笑,没有多说,背在后边的手又是凝聚了一个符印,随后驱散,再与风铃子一同朝吴越交战的战场而去。 这个女人绝不是来帮自己的,而是在算计什么。陈未名本是想严词拒绝,但思索一番后还是选择了虚与委蛇。 若不用破妄存真之眼,自己能感知的范围不过十来米,对方却是感知千米方圆。而且对方有风之翼,赶路速度定然快过自己许多。 如果猜的不错,对方根本不是临时找过来的,该是出了据点后,就用了那些特殊手段一路跟过来的。既然自己不可能轻易摆脱她,甚至都不知道她会跟在自己周围的什么地方,倒不如让她一直在自己的视线之中,反而安全几分。 而且此人也不是毫无用处,身上至少有三个神通相当不错。一个是风之翼,可飞在空中,一个是那读取风中信息之法,还有一个便是这隐藏气息之法。前两种刚才都已经暗中偷学到,现在只剩这最后一种了。

他一记风刀对着风铃子劈了过去

吴越平原。 两国战争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,越国兵败如山倒四处逃散,吴国铁骑长驱直入,一路追逐,斩杀无数。 陈未名站在一处高坡上远眺四方,破妄存真之眼将前方情况尽数收在眼底。风铃子在身边飞来飞去,绕着圈圈,犹如蜜蜂一般,口中也是喋喋不休。 “行者,你为什么要叫行者?是因为走的快吗?” “你到底是怎么杀掉风魔和闪电剑的?用了什么战术还是有什么特殊的神通?” “你到底修炼的什么道纹,我记得你之前好像是个废人来这!” “……” 叽叽喳喳个不停,陈未名却是仿佛没有听到,面无表情,好一会才说道:“是时候发挥你的作用了,告诉我下边的情况如何?” “真是个无聊的人!” 风铃子嘀咕一声,飞了出去,在空中读取风中信息好一会后才飞回来:“越国完了,战场一片混乱。” 陈未名点了点头,再问道:“越国元帅在何处?” “你问越国元帅干嘛?”风铃子一脸惊讶:“我们的目标是吴国元帅。” “你告诉我就行了!”陈未名沉声说道。 风铃子无奈,指着远处说道:“就在越国的帅帐之中,估计是准备自杀了。” “他死不死跟我没有关系!” 话音一落,陈未名从高坡跳下,收敛气息直接朝越国帅帐而去。

他一记风刀对着风铃子劈了过去

“搞什么鬼!” 风铃子嘟着嘴,一脸不满,但还是跟在其身后飞了过去。 兵败如山倒,越**队早已炸营,诸多士兵如无头苍蝇四处逃散。 风铃子追上陈未名,很是不解的问道:“我们来越国大营干什么?” “这战场一片混乱,若自己去找人的话实在浪费时间!”陈未名解释道:“这个战场上最大的功劳就是越国元帅的脑袋,那两个将军定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应该会有一人过来亲自取这份功劳。” “吴国将军实力是练气期九重天,比我高了五个小境界。虽然我自信可以杀他,但若是正面冲突,定然颇费手脚,最好的方法就是刺杀了。杀吴国元帅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,我们先完成这难度小的任务再说。” 再指着帅帐前的营门说道:“那是必经之路,我埋伏在地下,你埋伏在帅帐外边,只等目标一来,踏过营门的那一刻你就出手,只要吸引了他的注意力,我定能杀他。” 风铃子一动不动,眨巴着圆溜溜的大眼睛,一脸愕然的模样,纯真可爱,好一会后才拊掌大呼一声:“好办法!” 再对陈未名笑眯眯的说道:“你好聪明,难怪风魔和闪电剑会死在你手中。” 陈未名没有回复如何,只是很严肃的说道:“记清楚了,他进入营门的瞬间,你就要出手,不然定然要多费手脚。” 风铃子连连点头:“明白。” 陈未名施展风刀,不断的轰击地上,令营门口沙尘漫天,他人看不清东西。挖出一个半米左右深坑后,就直接跳了下去,再让风铃子将他埋上。 等到沙尘消散,营门口一切恢复如旧。 溃军继续逃散,一片混乱。帅帐之中,越国元帅盘膝而坐,一柄长剑横在身前。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了,此刻只是想拖一个垫背的与自己一起去死。

他一记风刀对着风铃子劈了过去

时间一点点过去,良久之后,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。一个一身赤红甲的壮汉骑着一匹白马领着一百多骑兵急速奔来,正是烟云阁任务之中的两名将军之一。 这是一个练气期九重天境界的军人,修炼的刀之道纹,一身孔武有力,战斗力非凡。 没有探查太多的情报,也没有过多犹豫,铁骑阵阵,直接朝越国帅帐而来。 疾驰之间,杀气腾腾,灭敌国之前的最后一场军阵大功就在眼前,迫不及待。 踏过营门的瞬间,突然前方吹起一阵狂风,卷积沙尘而来,仿佛一张黄沙幕布悬于空中。 尽管不曾直接进攻,可这突然的变故还是令赤红甲壮汉突然一惊,勒马人立而起。 从大地传来咚咚之声开始,陈未名就用刚偷学来的神通读取风中信息探查外边的一切。 风铃子出手了,但与约定的不同,她并没有主动进攻,而是用了这等方法来惊吓。 这是什么意思……陈未名心中闪过数个念头,终于还是冲出,手握风锯刀直接杀了过去。

他一记风刀对着风铃子劈了过去